信息发布

1984年上演的悲剧,博帕尔化工灾难,印度50多万人丧生

分类:最新资讯 关 键 字: 发布时间: 2021-09-09
具体内容:


2020年12月3日电印度中央邦政府当地时间2日表示,1984年印度博帕尔毒气泄漏事故中幸存的102人,已死于新冠肺炎

印度博帕尔灾难救援和重建主管巴桑特·库雷(Basant Kurre)表示,“截至12月2日,博帕尔区已有518人死于新冠肺炎,其中102人是博帕尔毒气事件的幸存者。”

1984年12月2日至3日的晚上,美国联合碳化公司(UCIL)在印度博帕尔市的农药厂发生异氰酸甲脂泄漏事故造成超过1.5万人死亡,超过50万人受到有毒物质泄漏的影响,这起事故被称为世界上最严重的化工行业灾难

数据显示,1984年毒气事故的受害者感染冠状病毒的几率是正常人的6倍。此外,当地死于新冠肺炎的450人中,有证据表明254人曾接触过毒气事故。数据还表明,15名受害者死于隔离病房,未被医生诊治。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之际,印度的博帕尔发生了一件极为恐怖并且震惊世界的一场突发事件。在印度博帕尔爆发了迄今为止世界上最严重的工业化学事故。在1984年的12月13日凌晨,印度博帕尔市的美国联合碳化物公司农药制造厂发生了大规模的异氰酸甲脂泄


引发了当地严重的中毒现象,并且导致了57.5万人因为吸食了大量的氰化物有毒气体而导致死亡,其中有20万相对吸食较少的人因此永久残废。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使得无数人在黑暗的睡眠中便悄然离世,甚至连最后的遗言都没有见到自己爱的人最后一面。

2009年10月1日,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人们都叫我动物》一书,作者英德拉·辛哈将采访印度一名十九岁男孩的磁带录音转化为文字的形式,写进了书中。

而这本略带喜感的文刊背后,却是积压了50多万人的亡魂,书中所描绘的场景也正是世界最严重的中毒事件——博帕尔灾难。

“绿色革命”却成为噩梦的开始‍


化工厂缩减成本,安全漏洞巨大

1964年,印度农业正在进行一场绿色革命。政府急于解决国内粮食短缺问题,这一革命的成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化肥和农药的产量,因此当时世界上著名的美国联合碳化物公司提出在印度开办一座专业生产农药化肥的化工厂,这对当时的印度政府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

1969年,一家小规模的农药厂在博帕尔市近郊投产,3年后,一座具备年产5000吨高效杀虫剂能力的大型农药厂正式建成,制造这种杀虫剂的原料中,有一种叫MIC(异氰酸甲酯)的化工液体,可能很多朋友不知道这是什么,这种液体有两个特性,一个是易挥发,再一个是沸点低,仅为39.6度。‍


当时工厂就在居民区附近

厂区内的地下摆放着三个巨大的不锈钢储存罐,里面存放着总量45吨的农药原材料的异氰酸甲,这枚储存罐,成为了本次灾难的定时炸弹。在印度分为两类人,穷人与富人,在印度,穷人的命是最不值钱的。联合碳化物公司选址时并没有将工厂建立在远离人群的远郊,而是就近选址,在靠近贫民窟附近的近郊开启了自己的生产工作。
为了节约成本,1980年以后,农药厂开始自己生产MIC。MIC在被冷却为液体后,会储存在这3个不锈钢制的双层储存罐中。为了避免储藏罐暴露在日光下温度升高,大部分情况下罐体是被掩埋在地下的。
罐壁内装有制冷系统,以确保罐内的气体处于液化状态,万一罐壁破裂,有害气体外溢,外部的净化器也可以进行中和,假如净化器失灵,还有一道自动点火装置可将气体在燃烧塔上消耗掉。


之所制定如此严密的防泄漏措施,是因为只要低浓度的异氰酸甲酯短时间停留在空气中,就会伤害到人体的皮肤和黏膜,如眼睛,鼻腔,咽喉等。高浓度的吸入则可造成咳嗽,呼吸困难,胸痛,分泌物增加,甚至肺水肿危及生命。二战中的德国法西斯就曾使用这种毒气残害过大批关在集中营里的犹太人,而埋藏在地下的这些异氰酸甲酯,就像是藏在博帕尔市民枕头下的一枚定时炸弹,随时都会爆发。由于工厂糟糕的销售状况无法达到美国投资方的期待,这个庞大的工厂在1984年中期就开始部分停产以及大量削减员工人数。70多支仪表盘、指示器和控制装置只有1名操作人员管理,工人的培训时间也从6个月缩减到15天。‍



农药厂生产线上的6个安全装置无一正常运转,厂里的手动报警铃、冷却和中和设备都因为缺少维护不是发生故障就是被关闭了,因为异氰酸甲酯的冷却系统每停止工作一天,就可以节约30美金成本。在这样一种硬件、人力都存在安全隐患的情况下,博帕尔工厂发生悲剧是迟早的事。
气体泄漏,博帕尔成为人间炼狱
1984年12月2日,博帕尔像往常一样平静。到了3日00:05分,农药厂控制室收到值班工人发来的通报,他们发现异氰酸甲酯的储槽压力上升,有气体向外泄露,正在打牌的操作员很不情愿地被派去检查管道,因为设备老化经常出现异常,所以他只是凭经验判断事态。他大概观察了一下,发现并无大碍,于是说:“问题不大。”便再次回到了控制室。过了一会儿他仿佛意识到什么,立马赶到储存罐查看,发现罐内的异氰酸甲脂正在以气体的形态从保险阀往外渗漏,其本身的剧毒性加上挥发气体的酸性产生的后果可想而知。工人立马将消息向厂区内散播,工厂留守人员组织抢救团队实行安全措施,可是安全措施已经完全失效。0点53分,承受不住高度压强的储存罐发生爆炸。爆炸声惊醒了贫民窟的居民,人们纷纷起身查看,但是为时已晚,罐内异氰酸甲脂全部以气态的形式5km/h的速度向四周扩散,转瞬之间,这里成为了人间炼狱。毒气顺着窗户,门缝蔓延进室内。
00:56分,异氰酸甲酯的储槽压力异常爆表,液态异氰酸甲酯以气态大量溢出,本该在燃烧塔里被燃耗的气体,因为强大的气压穿透了管网,排放到空气中。工人们只能用水枪稀释溶解掉这些气体,但喷水枪压力太小,完全不足以稀释这些泄漏的气体,所有的安全保障系统形同虚设。虽然农药厂在泄漏的几分钟内就关闭了设备,但此时工厂只能任由这些有害气体喷向空气中。30吨有害气体化为浓重的烟雾,以5千米每小时的速度四处弥漫,很快就笼罩了25平方公里的地区。凌晨一点,熟睡中的市民就这样被异氰酸甲酯所笼罩,数百人在睡梦中被夺去了生命。


泄露的罐体人们闻到了刺鼻的气味,开始出现咳喘和呼吸困难的症状,有的开始呕吐,眼睛干涩疼痛难忍,更严重地出现了失明现象。部分人知道是工厂发生了泄漏开始逃亡,更多不明原因的人,也跑到了街上,整个城市陷入了恐慌,到处都是尖叫和哀嚎。奔逃的过程中,很多人失去了方向,离工厂越来越近,而跑步时呼吸加快,也加速了有害气体对人体的侵害,这些人就倒在了逃跑的途中,有老人、孩子还有孕妇。


大街上,人们开始逃散,世界末日来临般的混乱,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倒在地上,许多人已丧失了活下去的信心。有的人眼睛被毒雾腐蚀瞎了,便趴在地上摸索着前进,一车一车的病人被送进医院,医院门口,走廊上弥漫着痛苦的哀嚎声。医疗设施落后的博帕尔医院只能先找到毒气的源头。警察局通过人群逃散的反方向找到了联合碳化物工厂,厂内负责人正忙着转移厂内工人,对警察局长的询问置若罔闻。而工厂内部的员工却没有一人在此次灾难中死亡,工厂里的人知晓如何躲避这场灾难。此时不在受灾范围的海密达医院涌入大量人群,完全超出医院负荷。医生从警方那里得知或许是工厂的氨气泄露所导致的,就采取了相应的治疗措施,但发现根本没有作用,依然有很多并在在治疗中丧命。这绝不是简单的氨气泄漏,于是马上打电话联系工厂所属的美国联碳公司,询问气体中的有害成分,但联碳公司却拒绝告知,理由是这些配方涉及商业机密,无法对外公开。直到凌晨三点才有人从工厂来到警局告知泄漏的气体是异氰酸甲脂,可当下医生对于这种可以作为生化武器的元素知之甚少,根本没有治疗的方法,死亡人数不断飙升,博帕尔市成为一座人间炼狱。


泄露事件很快被报道,当天凌晨的遇难者就超过了3000人,几十万为此备受煎熬,恐惧和死亡的气息弥漫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里,就连牲畜都未能幸免于难。工厂负责人沃伦安德森从美国来到博帕尔了解情况。印度政府先将安德森逮捕,但因为美国政府的施压,几个小时后他就凭500美元的保释金逃出了印度。



事故原因被查清,无良公司推卸责任
事故发生的第二天,印度政府就派专家组来到工厂进行调查,最终证实,危险是在灾难发生的前一天下午就产生了:在例行日常保养的过程中,由于维修人员的失误,导致大量水流入装有异氰酸甲酯气体的储藏罐内,两者相遇产生了强烈的化学反应,令罐内产生巨大的压力,最后导致罐内的化学物质泄漏至博帕尔市的上空。事故发生的时候,工厂花了三个小时的时间向警察报告情况,并在这段时间将所有的工厂管理者都转移到相对安全的地方,但却没有对当地居民做出任何警告,对生命的漠视令人发指。‍
美国总公司告知印度子公司负责人异氰酸甲脂的治疗方法,却被子公司压下。获得了政府征调的救灾药品,博帕尔医院开始与死神进行分秒必争的争夺。博帕尔五家医院医护力量没有办法满足大面积的病人,哈米迪医院便临时征调五百名尚未毕业的医学学生,健康的市民自发的组成志愿者看护病人。儿童病房里未满十岁的儿童们躺在病床上,呕吐着,啼哭着,儿童身体素质没有成人那么良好。很多儿童未坚持到医生到来便已结束了痛苦,死亡的儿童被政府集中收集,有人认领的便由家人带回埋葬,无人认领的只能集中火化。‍


灾难过后的几天,美国联碳公司决定把灾难的严重性和影响故意说得小一些,以此来挽回形象。在随后的发布会上,公司的健康、安全和环境事务的负责人把这种气体描述为“仅仅是一种强催泪瓦斯”,甚至面对当时几千人死亡的数据,依旧嘴硬的坚持相同说辞。紧急外逃的工厂负责人沃伦安德森则声称是有人故意搞破坏,并非工厂的管理问题。他在事件发生后的十几个月就宣布退休,并且拒绝回到印度。面对印度方面的要求,美国政府也拒绝将其引渡回印度受审理。因此安德森不但逍遥法外,还可以安享余年,而博帕尔事件至今造成了2.5万人直接致死,55万人间接致死,另外有20多万人永久残废,4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被污染。





几天内,几千名中毒的病人被抢救过来,即使存活下来,他们身体内的肾脏已被侵蚀,这些创伤即使是最先进的医院也是束手无策,这些疾病将会伴随他们一生,直到死亡。
逝去的人死在了痛苦的夜晚,而生存下来的人却活在了永久的噩梦。街上弥漫着尸体燃烧与消毒剂混合令人作呕的气味,白布盖在尸体上一列列排在街道旁,等待着政府卡车过来集中运走火化。街道上充斥着哀嚎声,有的人失去了爱人,有的人失去了父母,最惨烈的全家就剩自己一个人从毒雾里存活下来。大小村庄里,被印度人奉为神明的牛死伤殆尽,荒野中,有的动物直接被毒死,有的动物撕咬过死去的尸体后也晃晃悠悠地倒下。


2009年,一项环境监测数据显示,当年泄露的化工厂周围依然残留着上百吨有害化学物质,每年会随着雨水渗透进地下水,使得博帕尔12万到15万人患上了肺结核、癌症等疾病。在靠近一条被严重污染的河流区域,生育缺陷发生率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0倍。



前一刻这里还是当地人民赖以生存的幸福家园,此时却成为死神掌管的“停尸房”。受到治疗的病人返回政府安置点认领自己家人的尸首。一个简简单单的木盒,就是他们安置家人的唯一手段,没有人认领的尸体,便由政府一同火化填埋了。异氰酸甲脂腐蚀了人们的身体,也摧毁了这些受害者活下去的希望。截止到现在,博帕尔毒雾依然影响着这座城市上的民众,高达五万人民丧失了追寻光明的权利,57.5万受害者直接或间接在痛苦中死去。死去的人已不能复生,而活下来的人靠着每月政府的救济金苟且度日,那个夜晚成为每个博帕尔人不敢回忆的噩梦。比起赔偿,人们更需要的是一个公道!
一场不对等的较量,无奈的判决



事故发生在印度,肇事方是实力强大的跨国公司,导致后续的处理过程长达20多年。美国和印度的律师代表事件受害者向美国联碳公司提出850亿美元的赔偿和罚款要求,然而联碳公司将事故责任一股脑的推卸给印度雇员,只愿提供2.3亿美元的赔偿,并且要分20年分期付款,这遭到了印度政府的拒绝。



1986年,印度博帕尔地区法院启动审批程序,但联碳公司威胁说:如果你们要得太多,那就要完成对所有诉讼人的交叉质询,审理过程将长达1500年到2000年之久。最终经过5年的诉讼,联碳公司和印度政府终于达成一致并在1989年2月14日做出判决:美国联合碳化公司为其过失赔偿4.7亿美元,由印度政府成立基金分配给受害者。但有三项附加条件:取消所有刑事指控;永远免除联碳公司所有的民事责任;未来所有针对联碳公司的诉讼,均由印度政府应对



4.7亿美元的赔偿是一个什么概念呢?2010年英国石油公司因墨西哥湾漏油事件波及到美国六个州,美国向对方索赔了208亿美元。印度50多万人死亡的赔偿,不及墨西哥湾赔偿的一个零头。在判定赔偿之后,美国联碳公司先行支付了1.6亿美元,剩下的赔偿却迟迟不愿支付。2004年,印度最高法院再次要求联碳公司支付余款。但在5年前,联碳公司已经被陶氏化学收购,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化学联合企业,并将自己成功洗白。


陶氏化学陶氏化学在从联碳的资产中受益的同时,却拒绝为先前的问题承担责任,并在博帕尔泄露事件25周年时表示:联碳公司已经做了所有能做的事情来帮助受害者和他们的家人,印度政府有责任为当地的居民提供干净的饮用水和医疗服务。那些被灾难夺取生命的人最终获得了550到700美元不等的赔偿,这和多年来所承受的痛苦和医疗费用相比简直是九牛一毛,而且还有很多受害者一分都没有拿到。


抗议的印度百姓看着这些经济上的赔偿,受害者们并没有被平息心中的怒火,往日与家人的欢声笑语再也不复存在。失去孩子的父母,丧失妻子的丈夫……纷纷走上了街头,政府门前,失明的人声嘶力竭地嘶吼着,残疾的人挥舞着仅剩的手臂。人们拉起横幅,挂起立牌,想要为自己死去的家人和受伤的自己寻求一个公道,要求印度政府惩罚农药工厂的失职人员。‍



结语
一个人的力量或许会很单薄,但一群人的力量足以战胜一切,印度政府同意了民众们的请愿。博帕尔灾难的真相迟到了25年,终于被公诸于世。农药厂负责人玩忽职守,工人缺乏应急事件处理培训,事故发生后未及时告知毒源,未能及时疏散群众……而因为这几件过失,造成了数十万的民众与他们的家人生死两隔。2010年,经过26年调查和审理,8名印度工人和7名印度籍高管因为在泄漏事故中玩忽职守被判有罪,并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但可以缴纳2.5万卢比(约3700元人民币)获得保释。工厂负责人安德森仍然生活在纽约,没有出庭受审。换一个角度说,除了那点微不足道的赔偿,没有人为这次事件承担任何责任。针对这个判决,事件的幸存者和家属到法院周围抗议。如今的博帕尔工厂只剩下斑驳锈蚀的设备,时刻提醒着人们那天凌晨发生的悲剧。‍



博帕尔事件是因循苟且与姑息养奸的结果。据工厂资料显示,事件发生之前,他们就曾连续数年在工厂附近倾倒有害废弃物,甚至在发生严重泄漏前,所有人都认为可以再忍一忍,因为这个工厂可以让自己和家人填饱肚子,得过且过也是迫于无奈。
法庭上,178名受害者作为本次事件的目击者走进了法院,确凿的证据,毒气泄露案的直接失职人员纷纷被判以了监刑。
而美国联合碳化公司在事件发生后也宣布破产,公司被强制分裂成多个小公司。人类社会发展历程中,经历了许多由于科技上的进步而引发的大面积灾难,切尔诺贝利核泄漏,八大公害事件……科技有时就是一把双刃剑,它可以劈开发展道路上的荆棘,却也会刺伤使用不当的人类自己。
虽然国际社会持续关注事件的后续状况,但正义始终无法得到伸张,我们只能期盼,无论在地球的哪一个角落,类似的工业灾害永远不要再发生。‍

*本文新闻转载,由蓝西资讯编辑整理。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删除,谢谢。